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明星老师的淫荡劲儿
明星老师的淫荡劲儿

明星老师的淫荡劲儿

三十四 岁就当上县内首屈一指男女综合高 中教务长的奈津子,有着人人称羡的好工作,握有校内许多整合资源的权力,又长的年轻漂亮,一直备受校内老师与学生的爱戴与敬重。吉川奈津子,最常出现的装扮就是西装套装加上窄裙,梳着一头马尾,看起来精明干练的样子,脚上总踩着黑色的尖头高跟鞋。帝都教师学院第一名毕业,实习完后分发到这所高 中任教,只用了三年就升上教务长,是个学校内耀眼的明星老师,她强大的工作能力,颇受校长深津夫人倚重与信赖,但是奈津子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就足以让她失去一切。

  晚上八点十分,这是一个连留下来改作业的老师都已经下班回家的时间,校内只有总务长的办公室灯还亮着,教务长的私人助理吉美也已经先下班回家了,只剩下奈津子一个人,助理吉美知道教务长习惯一个人加班,所以时间一到也会自动的就下班回家,这也是与教务长多年合作的习惯了。教务长奈津子一直以勤奋工作着名,连校内警卫都知道教务长时常最晚走,而对她敬佩不已。教务长的私人助理事实上也是学校聘请的,吉美刚刚大学毕业没几年,长的甜美可爱,留着短发,让校内许多高 中生对她倾倒与迷恋,但吉美事实上是个女同恋与些许的双性恋,这一段故事后面会叙述补充。

  奈津子的拼命工作是有原因的,也只有在学校终于没有其他人的时候,才有她露出本性的时候,也只有这个时候自己的慾望才能获得满足,而男厕也将会是奈津子最爱的地方。而这么变态的性需求其实由来已久,自从十七 岁那年第一次尝到自慰的感觉,同年也尝道了第一次性交之后,就打开了奈津子的变态M女之路。一般普通的性爱已经无法满足像是奈津子这样的女人,一般男人的持久力也无法满足奈津子,她只有从玩法开始着手,从不断变换体位或是购买情趣用品,到后来的玩SM、多P、灌肠、女女,奈津子都已经尝过。

  这是一篇奈津子沉沦之路的故事。

  教室前的走廊上传来扣扣扣的高跟鞋声音,此时校内已经只剩下教务长奈津子一个人了。她的方向走往厕所,但却进入了男生厕所,而非女生厕所,进入到男生厕所的奈津子闻着男生厕所的尿骚味,看着一座座男生的小便斗,奈津子有点脸红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脑中不断的浮现自己的幻想,体质很特别的奈津子对男生厕所的臭味并不排斥或是像其他女生一样的厌恶反应,反而充满暇想。

  「这味道大概只有男生与我可以接受了吧」奈津子对着小便斗自言自语着。

  「这些男生怎么会可以忍受这样的味道呢?但是为什么我的身体闻到这样的味道会有反应呢?」奈津子继续对小便斗自言自语的问道。

  奈津子在这样的臭味中,自己撩起了自己的窄裙,在宽大的镜子前面骚首弄姿,裙摆越拉越高,直到露出了她自己的已湿润的白色内裤,她拉高了她的内裤,直到露出耻丘为止,奈津子知道,她淫荡的阴户一定又湿了,不用藉助其他成人玩具,就可以高潮的敏感体质,一直不敢让其他人知道。就连逛街时的奈津子都可能看到类似阳具造型的物品时就会陷入幻想之中,最后弄湿内裤,不得不去买一件新的内裤来换,但生性淫秽的奈津子却无法接受性感的内裤,什么吊袜带,什么情趣内裤,都让奈津子特别厌恶,但个性古怪的她却购买了一大推的情趣用品例如电动阳具等,奈津子自己觉得这些衣物根本就是淫秽的代表,而这也让奈津子自己厌恶自己,因为自己是那么敏感的体质啊,男人会受不了的,以致于到现在都未有对象。

  双手也不断的搓揉着自己乳头与乳房的奈津子,看着镜中的自己,想像着自己被男人围上,胸部乳头不断的被侵犯,自己却是无力反抗的样子,阴户很快的就已经湿透了,真是敏感的体质啊,在镜子前的自己才是最真的自己。

  看着这样的自己,平时所累积的压力似乎也已经解脱不少,阴蒂不断的被自己的手指给搓柔着,乳头加上私处的敏感神经不断的冲击着自己的感官。

  面对一座座的男生小便斗,宛如一个个精力旺盛的男学生站在奈津子的眼前一样,露出男人们的性器,等待着奈津子用嘴巴去一个个的奉侍。小便斗对奈津子来说是很神圣的,也是阳具的代表,不敢说出口的是,奈津子对男人阳具有所崇拜,甚至可以说是渴望的。自己强大的性需求缺从未被解放与满足,同时又有着女人的保守内敛,这让奈津子很痛苦。在同事面前一向高傲又高高在上的教务长奈津子,一直有个变态的慾望,渴望被男人们轮流奸淫,被羞辱,把她高傲的假面具给摘下,成为下贱的母畜,而奈津子这个愿望,很快地就会被实现了。

  资深校工酒井藤雄先生,在学校内一直是不被注意到,长相猥琐的他甚至被学生们称作怪叔叔,没办法啊,谁叫他又有个啤酒肚呢?看起来脏脏的样子,别说女学生不敢靠近了,就连男学生也避而远之。

  年近六十的酒井,在他的宿舍内喝着老酒,一边看着从成人店里买回来的色情影片,一边抠着他的脚丫子,十足的变态大叔一个。过去一个人的酒井只能靠着到风化区买春来发泄他的性慾,但薪水少的可怜的他很快的就没有钱可以买春了,连与酒井熟识的女清洁工美江也好几天没来找酒井了。

  郁闷的酒井,只能一个人在家里看着色情片,而喝了好几瓶老酒后的酒井,早已经耐不住酒意,醉醺醺的样子,尿急的他走出了他在学小边的破旧宿舍,往着男生厕所走去,他的宿舍离男生教学大楼很近,也是唯一的厕所了,由于隐密的地点,很多学生根本不知道这里是有人住在这里的。

  带着醉意的他来到男厕门口,却看到一个女人正在里面对着男厕的小便斗自慰,好色的他摸着自己勃起的老二,看的出神,但早已经硬到不行的老二,精虫冲脑加上酒意状胆的他,走了进去,二话不说就往这个女人噗了上去,奈津子被突如其来的压制吓了一跳,但已经被压在地上,酒井的手没有听过的在他身上乱摸,奈津子则连叫都没有叫,或许是吓到不知道该怎么反抗了吧,酒井色心大起的脱下他的裤子与内裤,喝令眼前的这个女人吞下他的老二,奈津子被逼着替这个猥琐的男人口交。

  酒井并不是个什么爱乾净的男子,还没洗澡的他,满身臭味,老二的一股腥臭味透过嘴巴传达到奈津子的鼻子里,好臭的味道,但却又带着强烈的男人味。酒井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脱下了奈津子的裙子与内裤,私处毛发浓密的奈津子,却也遮掩不住她的肉缝,粉嫩的样子,吸引人极了,吞了口口水的酒井,提着他的肉棒,先在阴户口触碰了几下阴唇,然后就往奈津子的肉缝里插入,而奈津子的阴户早已经湿润,就等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插入。

  多年没有尝到男人肉棒味道的奈津子眼看着肉棒插了进来,还夹带着腥臭味与快感,自己知道被奸淫了,试着想反抗的奈津子那抵的过男人的蛮力呢?但酒井却有着过人之处,那就是超强的持久力,他的龟头不断的与奈津子阴户的最深处触碰着,加上强烈的抽插快感,弄得奈津子已经快要受不了。奈津子感觉到自己多年来的性慾终于被这个男人给满足了,没有被奸淫后的痛苦、失落感,更没有一点愤怒感,相反的只有一种慾望达成的满足感,此时这个男人的长相、胖瘦对奈津子来说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奈津子淫叫着,一边享受着被奸淫的感觉,这个男人的性能力为何这么强大?自己有点不敢置信的奈津子,终于看清楚知道他是谁,他是校工酒井,很多人不喜欢他,但如今自己竟然被他给奸淫了,但是自己算是对酒井有进一步的认识了,虽然是用自己的身体来认识的。

  「女人的味道…好舒服!爽啊!」一边抽插的奈津子阴户的酒井不断的自言自语说着终于在十分钟之后,未带套的龟头射出了精子,就这样射在奈津子的体内。此时的酒井也酒醒了,他揉揉眼睛看清处眼前的这个女人,是那样的熟悉,终于等他认出来后,才发现这是学校的教务长奈津子啊,此时的酒井已经吓到几乎快无法言语了,双脚发抖着看着眼前这位刚刚被他侵犯的女人,自己即将面对很大的灾难了。

  「教务长,求你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敢了」酒井此时已经没有刚刚的胆子,恢复了理智与冷静后,跪在地上一副没有用的样子向奈津子求饶着。

  「算了…你这个男人实在是……」奈津子撇着脸看着酒井的反应,怎么现在一点男人味都没有。

  看着教务长竟然没有一般女人被强奸时的反应,反而保持冷静的教务长,酒井的心有点放心了,看来教务长打算放他一马。

  「你的宿舍在这里吧?」奈津子一边穿回裙子一边说着「是…是的教务长,就在这里旁边」酒井怯懦的回答着「带我去看看吧」奈津子说着,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是…好的」酒井也穿回了裤子,往着校内墙边的宿舍走去。

  拉开宿舍破旧的门,里面一股霉味,凌乱的摆设与满地的酒瓶,让奈津子惊讶了一下。

  「你刚刚都看见我在厕所做些什么了吧?」奈津子找了块还算乾净的地板,坐下来问着。

  「是…是的?但我……不是故意的,但是那里是男厕啊!」酒井回答着,还有点惊魂未定的样子「只要你不说出去,你刚刚对我做的事我也就当成没发生…」奈津子边说边看酒井的反应。

  「原来如此,教务长,其实你是享受着被我奸淫快感的痴女吧?」随着奈津子的话语,酒井的胆子似乎又大了起来,边说边往奈津子的方向走来,一边解开他裤子的拉链,他又掏出了他的阳具,就在奈津子的脸边晃啊晃的。奈津子却沉默不语,等了好久才勉强挤出一句话。

  「少在那胡说八道了…」嘴巴里说着,眼睛却盯着肉棒瞧着,酒井则是越走越近,用他的肉棒靠近奈津子的脸颊边。

  「来吧!用你的嘴巴把再他弄硬吧!刚刚才舔过,也算是熟悉的味道吧」酒井的胆子又大了起来,用自己的肉棒打着奈津子的脸颊。

  「我……你……不要」还没来的及说完,嘴巴旁的肉棒就进了奈津子的嘴巴里。此时的酒井获得空前的胜利,以一种下克上的愉悦感,让酒井越来越兴奋了。

  「母狗,还喜欢吧!你最爱的肉棒,我可以再给你一次哦」酒井依旧嘲弄的笑说着。

  「嗯嗯」此时的奈津子根本无法回答了,毕竟自己的嘴巴已经被肉棒给塞的满满的。

  「好强盛的性能力,为什么可以这快的就恢复过来?」奈津子边吞吐着酒井的肉棒一边想着,但可以再被满足一次,这一点让奈津子退让了,自己身体的需求还是这样的强大啊,强大到可以被这个低俗与肮脏的男人再次奸淫自己,现在的奈津子几乎已经不认识自己了。

  而「母狗」两个字此时已经深深烙印在奈津子的心里深处了,她还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母狗,但此时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了吗?奈津子的双腿已经被酒井用脚给掰开了,内裤再次被扯了下来,酒井的肉棒再次插入了奈津子已经湿润的阴户,在一个晚上之内被这个老头给奸淫了两次,奈津子享受着被奸淫的热趣,性慾获得了些许的满足,而阴户被肉棒塞的满满的感觉、阴户底部被龟头强烈撞击所产生的快感,真的让人好舒服啊,奈津子不断的被这样快感所冲击着。被干到有点软脚的换上自己原本的衣物,回到办公室里,脑子里却是刚刚的快感,对酒井的性能力感到相当不可思议。

  「终于遇到这样的男人了!」瘫坐在椅子上的奈津子自言自语的说道。

  第二天的校务会议上,多位同事热列的讨论着学校的议案与即将举行的毕业旅行,身为教务长的奈津子却是心不在焉的样子,校长深津理惠正是奈津子的大学学姐,虽然在求学期间不曾谋过面,但总算是学姐妹的情谊吧,所以对奈津子格外的照顾,也将她从教务组组长拉拔成了教务长,直属于校长的主管。

  「奈津子教务长,这件事你有什么想法?关于毕业旅行的」校长看着奈津子问着,全场开会的同仁也同时都安静了下来,校长一向重视奈津子的意见与建议的,大家都等待着奈津子的回答。

  「啊?……这……我…?」奈津子忽然的哑口无言让同事们都惊讶不以,因为教务长不曾发生过这样的离谱事。

  好不容易开完了会,奈津子也回到了办公室里,却满脑子都是昨晚的画面与感觉,奈津子没多久就起身走出了办公室里,留下想关心主管的助理吉美一个人,奈津子自己却往酒井的宿舍方向走去,而助理吉美虽然有察觉到教务长的不对劲但也没能再说些或多问些什么,只能看着教务长离开办公室。

  奈津子来到酒井的破旧宿舍前,门并没有上锁,因为连小偷都不会过来光顾,进到屋子内又是乱七八糟的样子,奈津子有点无奈的开始捡起地上的垃圾,还洗了洗厨房里发霉的碗盘,花了些时间将乱七八糟的酒井宿舍给整理乾净。

  此时的酒井已经完成学校的工作,回到宿舍,看到焕然一新的屋子有点吓了一跳。

  「你回来啦?欢迎回来」奈津子问着刚刚回来满身汗臭的酒井。

  「你怎么又跑过来?」酒井有点惊讶的问道

  「怎么?我不能过来吗?你昨晚这样对我,我现在想过来,你不想让我过来吗?」奈津子充满女人娇柔却又有点无奈的说着。

  酒井听完,双手放到了背后,一副自己是长官视察的样子,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奈津子,而奈津子有点觉得酒井的样子有点像是主人或自己的主子的样子了。

  「好吧!我准许你过来这里,但你一进到屋子里,你的身份就不是什么学校的教务长,而是我的母狗,如何?能答应吗?」酒井问道。

  「这…好吧,我答应你,那我可以过来了吧,酒井先生」对酒井使用敬语词的奈津子问道「可以,奈津子,在这间屋子里,你没有穿衣服的权力的,所以…还不脱下吗?」酒井问道「是…这个…是的,酒井先生」第一次被酒井叫奈津子的名字,也第一次对酒井使用敬语,这是一种代表身份倒转的感觉,酒井成了地位比奈津子还要高的主人,自己则成了他的母狗。

  「母狗,过来,跪下」酒井对着奈津子说着

  「是…」奈津子走上前来,屈膝跪在酒井的脚跟前,榻榻米上,酒井则笑着看了奈津子一眼,将裤子的拉链拉开,掏出了奈津子最熟悉的东西-阳具,奈津子这次主动的靠了过来一口将阳具含进了嘴巴里,含了几下后,酒井的老二立刻就恢复的硬挺挺的,奈津子开心的继续用力含吐着酒井的老二,一边吞吐的阳具一边脱下了她身上的衣物,酒井压着奈津子的头,示意他含的更加深入一点。

  一样的腥臭味却让奈津子反而有种熟悉的感觉,奈津子用力的含着阳具吞吐着,酒井则从手上的纸袋中拿出了一綑麻绳。

  「来吧!你会更爱这个的,我会让麻绳变成你的最爱的」酒井说着,奈津子则是摇摇头的说不要,但酒井那能让奈津子有拒绝的权力呢?拉起了奈津子的双手,用麻绳綑绑了好几圈,绳子的另一头抛到上方大梁上,用力的打上几个结后,暂时将老二抽离了奈津子的嘴巴中,拿出另外两条绳子,开始綑绑奈津子的双脚,由于奈津子是跪着的,酒井顺势将奈津子的小腿往上弯折后与大腿合并的绑在一起,而非将双腿绑在一起,这样的绑法反而可以自由的掰开奈津子的双脚,方便阴户的插入。

  「拜托!不要这样!好难为情啊」奈津子几乎用求饶的方式央求着酒井这个男人,但酒井那会理会她的要求,现在的奈津子不过是他的一条母狗而已。

  当麻绳全都绑紧之后,酒井得意的退后几步,看看眼前这个女人现在的样子,真是吸引人啊,彷佛看着自己的战利品一般的看着奈津子,再拿出相机,仔细的拍下每一个角度与每一个位置的照片,奈津子的乳房被麻绳绑的更加紧实,乳头红嫩的勃起,私处的耻毛也被剥开后拍照纪录,全身动弹不得的奈津子只能跪坐在榻榻米上面,双手被綑绑后吊高,任由酒井拍下令人感到羞耻的照片。

  这下子奈津子真的成为酒井的性奴了,握有奈津子裸照的酒井将可以对她为所欲为,奈津子一点办法也没有。

  「教务长,我手上这些照片,你知道了吧?若不想照片出现在学校的每个角落里,每个老师的桌上的话,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此时的酒井故意叫奈津子教务长的职称,这让奈津子更加羞辱了。

  「我知道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都听你的」奈津子无奈的说着,因为这一切都是自找的,明明就可以告他强奸的刑事罪名的,但现在弄的被他我有裸照,还做出许多变态的事,现在只能听从眼前这位猥琐男人的任何命令了。

  「很好,母狗奈津子,我现在想玩弄你的屁眼,你觉得如何呢?」酒井笑着对奈津子说着。

  「这?求求你了,我的阴户那里让你插入吧,别玩弄屁眼那里,会受伤的」奈津子央求着酒井。

  「会受伤吗?我先帮你灌肠就可以了,你认为你还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吗?」酒井说完就开始准备灌肠的用品,留下一个人被绑的紧紧的奈津子一个人。

  「别这样,什么灌肠什么屁眼,别做这么变态的事,我求求你了,别这么做」奈津子看着离去的酒井无奈的求饶着。

  看着这破旧的宿舍,即将成为自己受辱的舞台,一切后悔都已经来不及了,奈津子无奈的等待着酒井的出现。

  脸盆、灌肠器、温水,酒井似乎熟练的准备好这些东西,约一千五百cc的温水出现在奈津子的眼前,不过她只能像只待宰的羔羊一般,被任意玩弄了,此刻起,身体的自主权已经交给酒井了,剩下的奈津子也没有什么了。

  奈津子的屁眼感受到了异物的插入,这是灌肠器的软管,它已经插入到肛门的内侧,奈津子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抵抗了,放弃了挣扎,就任由酒井玩弄吧。